社会主义政权领导者必须普选产生
2016-06-02 16:08:52
  • 0
  • 12
  • 105

社会主义政权领导者必须普选产生

——答对《打破“左”、右两种极端倾向,走向科学社会主义》一文及有关答帖的批评之十二

 

作者:山峰石cg 时间:2016-05-3017:00:27


  不知道这段话(指楼主文章中的一段话:“如果我再概括地说,科学社会主义的最基本特点就是人民当家作主的生产社会化、生产资料公有制社会,表现为人民当家作主的政权(各级政权领导者由社会普选产生);重建劳动者个人所有制的生产资料公有制;保障社会最大多数人民主、自由、平等和人权的无产阶级专政。”)是不是楼主对科学社会主义的定义。当然如果说是科学社会主义的定义,是有点不太严谨。如果可能讨论的话,我对科学社会主义的定义是:科学社会主义是按照人类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以生产资料公有制和按劳分配为主体,能够自觉遵循人类社会生产力发展的客观要求,以努力满足全体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和文化需要为主要目标,科学、和谐地促进整体社会可持续发展的一种人类社会。
  党对国家的领导,绝不能象资本主义一样,去通过选举担任国家领导,来控制国家政权,是绝对不可行的。共产党为什么要做国家的绝对领导,因为共产党是完全代表绝大多数人民根本利益的,是广大劳动人民的代表,是由他们的先进分子组成的。除了共产党没有任何政党可以做到,除了人民的利益没有自身的任何利益。另外,在阶级还存在的社会中,阶级斗争并没有因无产阶级专政的建立而消失。在社会主义时期,阶级斗争不是消灭了,而是改变了表现形式。在国际上是社会制度的斗争,而在国内是意识形态的斗争。所以,在社会主义时期,绝不能离开共产党的绝对领导。你所说的那种以参加普选,去领导国家是完全不可行的。改革以来这三十年,已经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作者:寻花问路 时间:2016-05-3112:36:12

 

山峰石先生!您坚持四项基本原则是对的,但要做到真正坚持,而不是打着这个旗号挂羊头卖狗肉,您必须还得认真学习马克思主义,懂得科学社会主义是怎么回事。你那个关于科学社会主义的定义太一般化、原则化了,没有抓住马克思关于科学社会主义论述的精髓,尤其是脱离了一百多年来社会主义运动的实践经验和教训,因而内容空洞,没有什么实际意义。你把选举国家领导说成是“资本主义”的,这说明你不了解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的常识。马克思在《法兰西内战》中提出,然后恩格斯在该书序言中,列宁在《国家与革命》中一致强调:社会主义的国家领导人必须由社会普选产生,并由选民可以随时撤换和罢免。并认为这是真假社会主要的试金石,否则,社会公仆就会变成社会主人,主仆易位,就不是社会主义国家了。所以,人民当家作主是科学社主义的本质,马、恩、列的这则论述是科学社会主义的精髓,不管是什么人,只要他不了解,或者忽视了这则论述,他就是没有真正弄懂马克思的科学社会主义,就可能在实践中走到邪路上去。苏共形成官僚特权阶层,苏联党和社会主义变质,就是极大的证明和教训。
  先生却说什么“党对国家的领导,绝不能象资本主义一样,去通过选举担任国家领导,来控制国家政权,是绝对不可行的”呢!你把马克思主义的关于社会主义国家领导必须实行普选——这么重要的论断,说成是不可能的,并斥之为资本主义的,实在离马克思主义太远了!这当然是可以理解的。因为长期以来,斯大林、毛泽东就是从这则论述开始,篡改和背离马克思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的。他们拒绝这个马克思主义原则,拒绝通过社会普选,把无产阶级暴力革命建立的一党执政的临时政权转变为社会主义政权,使党不经社会普选就成为政权核心,否定了人民通过普选对领导者授权的权力,虚化了人民当家作主,把个人或少数人变成了国家主人,并演化为官僚特权阶层。这种“左”是带引号的,是在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旗号下,使党和社会主义变质。
  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政权领导者的社会普选,是资本主义普世价值文明——民主、自由、平等和人权的核心组成部分,是资产阶级战胜封建阶级的专制和等级制,把人类文明推向新阶段的重要成果和表现。社会主义只能在资本主义的母胎产生,而不可能在封建主义的母胎产生。这就是说,像中国这样的半封建半殖民地国家,要想建设社会主义,就必须首先“吸收资本主义的一切积极成果”(马克思语),包括资本主义的普世价值文明,把它在无产阶级专政和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基础上改造和发展,使资产阶级民主“极其完全、极其彻底”化(列宁语),从而建成更高的社会主义文明。而政权领导者的社会普选,就是这样一个重大政治举措。它是在资本主义文明的基础上,建设社会主义政治思想文明的一个关键。在这方面,马克思为我们指明了道路。但是斯、毛忽略和违背了这一点,抛弃国家各级领导者的社会普选,使个人或少数人在社会主义阶段不经普选就掌握国家政权,享受政治特权,进而扩大到经济和文化特权,异化为官僚特权阶层。这是抛弃资本主义文明基础,而退回到封建文明,是历史的倒退。
  至于先生提到社会主义历史时期还存在着阶级和阶级斗争,以此证明国家领导者不能普选产生。还说“共产党是完全代表绝大多数人民根本利益的,是广大劳动人民的代表,是由他们的先进分子组成的……除了人民的利益没有自身的任何利益。”这都不能成为拒绝普选的理由。你说的这段关于共产党的性质的论断,只能说是理论上的党的本质、党章的规定和党对党员的要求,并不等于现实。要想变成现实,是有条件的,这个条件就是马克思提出的普选。

实际上,党员是社会中的人,并非不吃人间烟火食,特别是在阶级和阶级斗争存在的社会里,其行动往往与党的性质大相径庭。党中央的周永康、薄熙来,令计划,军委的徐才厚、郭伯雄等党政军上层腐败分子的出现,贪污大量财富,一个个富可敌国,早已打破了现实中的党没有自己的特殊利益、党员永远先进的神话。实际上,党只是由中国人民的少数——不到十六分之一组成,特别是那些实际掌权的人,更是不到千分之一,他们在社会中是有特殊的政治权利和经济利益的,如果没有人民的严格而有力的监督,是会腐败变质的。他们的变质,就会造成党和社会主义的变质。开国功勋们的浴血奋战打江山,与他们毫无关系。打江山是为了人民,胜利后把江山交给人民,由人民掌权,都是必须的。这些后继者有什么理由不经普选就掌握国家大权呢?所以马克思讲的领导者必须经过社会普选产生,并可以由选民随时撤换和罢免,十分重要——只有这样,才能对领导者实行切实有力的监督,才可能使他们不蜕化变质,才能使党和社会主义永不变质。当前官场腐败层出不穷,就是缺乏这样一种普选的制约,人民难于监督。所以,只有普选——人民当家作主,才是保障党和社会主义不变质的关键。愈是国内外存在阶级斗争,就愈加应该如此。相反,先生说的不能普选,却是违反马克思主义的、毁掉党和社会主义的错误主张。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