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党的领导和人民当家作主矛盾的最佳方式
2016-06-03 11:15:58
  • 0
  • 4
  • 2

解决党的领导和人民当家作主矛盾的最佳方式

——答对《打破“左”、右两种极端倾向,走向科学社会主义》一文及有关答帖的批评之十三

 

 

作者:bwrktjs 时间:2016-05-3120:08:53


  我看你提出的(各级政权领导者的普选主张)才是空想和不可能实现的口号,在行政技术上就根本无法实现。人大选举可以放开(让各党派、团体和个人平等竞选),政府必须80%的领导成员普选共产党员担任?人大是从事立法工作,难道党的思想政治领导,最重要的难道不是对立法工作的领导?到底是人大领导政府,还是政府领导人大?在你设计的这个体制下,如果人大通过一个法律,就叫做“促进私有经济发展法”“鼓励民营企业改造国企法”,政府执不执行呢?或者政府提出法律动议和议案,人大却否决了,这些林林总总的情况,都怎么办?
 
作者:寻花问路 时间:2016-06-0112:22:59

 

提出宪法应规定政权领导者的普选“人大放开,政府80%的领导职位普选共产党员担任”的理由在于:人大代表人民当家作主,所以对各阶层民众应有广泛的代表性,可以由各党派、团体、个人平等竞选。而政府是人大意志的执行者、行政管理者、国策的实践者和提出治国方案建议者(即人大的参谋),主要由共产党员担任,便于把党的理论和政治路线贯彻进治国方案,提供人大决策参考。这是为了正确处理人民当家作主与党的思想政治领导之间的关系:党不能代替人民(通过人大)行使国家主人的权力,对一切国家大事做出人民自己的的决策;同时人民又需要听取政府的建议,接受党的的思想政治领导。
  bwrktjs 先生推想了人大和政府之间可能发生的矛盾,是个很实际的问题。如果发生了,这必然体现的是人民当家作主与党的领导之间的矛盾。从前人民缺乏对党和政府实行监督和发出呼声的机制,现在人民可以借助人大对政府的权威来做到这一点了,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进步,是改革的一个巨大成果,是人民当家作主得到落实的表现。这种矛盾很可能发生,甚至必然会发生。但我认为,这个矛盾不难解决。因为宪法规定的这种机制,本身就有利益矛盾的解决:一方面政府不能不服从人大的决定,人大不能超越政府亲自行政——因此,人大必须认真听取政府的治国方案建议(尊重而不能放弃党的思想政治领导),而政府对人大只有建议权(现在党不能对人大发号施令了,不能虚化人民当家作主了),必须执行人大最后的决定。这是人民当家作主与党的领导相互制约。另一方面,人大里同样有通过竞选进入的共产党员,政府里同样有20%各阶层人民代表,这使得人大与政府的矛盾是人民内部的矛盾,而非阶级、党派之间的矛盾,因此通过适当程序沟通,矛盾可以顺利解决。这是人民当家作主与党的领导相互助力。这样矛盾统一的结果,既保障了人民法当家作主,又保障了党的思想政治领导。这显然是使党和社会主义不变质,人民事业顺利前进的大好事。

我国已经讲了大约二十多年的把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和依法法治国三者结合起来,以为这样一切问题就解决了,实际不然。国家依旧是继续斯、毛的社会主义体制模式,党垄断一切权力、财富和真理,虚化人民当家作主,官僚特权阶级形成,人民成了贫困无权的社会底层。这种状况我们视而不见行吗?继续下去行吗?不行!因为不实现真正的人民当家作主,就不是马克思的科学社会主义国家了,党和社会主义就变质了。怎么办?只有实现本文论述的这种改革:党政分开,党放弃垄断一切权利、财富和真理,只通过经普选进入人大和政府的党员参与国家决策(实行党对国家的思想政治领导);同时,通过普选人大,明确人大真正是决定一切国家大事的最高权力机关。只有这样,人大才能摆上国家主人的地位——真正的科学社会主义制度才能确立!党才能即在中国贯彻马克思主义的领导,又受到人民监督,永不变质。比起片面强调“党是领导一切的”,从而高居于人民之上,走向腐败;比起强调民主,主张多党制,实际是抛弃党的领导——比起这两个极端来,本文的主张是唯一正确的!
  实行这个主张,不会出现苏联、东欧、乌克兰、利比亚和伊拉克的混乱局面,也不会维持斯、毛封建社会主义模式的僵局,中国会出现一个光辉的崭新局面!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