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变党的领导方式是改革的核心
2016-06-04 12:05:40
  • 0
  • 6
  • 1

转变党的领导方式是改革的核心

——答对《打破“左”、右两种极端倾向,走向科学社会主义》一文及有关答帖的批评之十四

 

 

作者:bwrktjs 时间:2016-06-0118:49:14
  你这是要超越孟德斯鸠、马克思、列宁。。的节奏啊!把方案写详细一点,相信“左”右都面对你这样的大才,都无言可对,只有承认马克思主义是真理了。
 
作者:寻花问路 时间:2016-06-0208:33:27

谢谢bwrktjs先生!我将按照您的指教陆续发表一些文章,现在发表第一篇,望继续指教:

  转变党的领导方式是改革的核心

  近年来,关于中国改革道路的争论愈来愈激烈,但是很可惜,大多言论走向两个极端:一端是反对改革,主张维持斯大林和毛泽东式封建社会主义体制的“毛派”主张,一端是要离开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走资本主义道路的“自由派”主张。目前围绕着宪政进行争论,前者提出的观点是“宪政姓资”,反对宪政,后者提出的观点是“宪政”是人类普世价值的体现,没有阶级性,主张搞与西方相同的宪政。但是有一条当代中国唯一正确的改革道路:转变党的领导方式,人们却没有发现,或者视而不见。
  什么是以“转变党的领导方式”为核心的改革呢?
  1、改革的做法:把共产党不经社会普选就成为政权核心的制度,改为党下到民间,经社会普选进入人大和政府,并通过经普选进入人大和政府的党员领导国家。其中,人大要体现人民当家作主,真正成为国家做高权力机关,因此必须由各党派、各社会组织平等参加普选,选出真正能代表各阶层人民的人组成。政府是执行人大决定,具体管理国家的行政机关,体现我国由共产党领导人民通过武装夺取政权走向社会主义道路的历史成果,宪法应规定政府80%的领导职务普选共产党员担任。国家各级人大和政府的领导由社会普选产生,并由选民可以随时撤换和罢免,从而就实现了人民当家作主。而共产党通过经普选进入人大和政府的党员领导国家,就坚持了党对国家的思想政治领导。
  2、改革的性质:党不经社会普选——即不经人民授权就领导一切——垄断一切权力、财富和真理,从而成为社会主人,并因同时取消了人民对政权领导者的普选和撤换罢免权,从而虚化了人民当家作主——这样就颠倒了主人和公仆位置。而改革党不经社会普选就成为政权核心制度,就可以把主人和公仆位置被颠倒的局面端正回来,真正落实人民当家作主、人民政权这些革命目标。党不经普选就成为政权核心是一种政治特权,它不可避免地扩大到生产资料、财富、思想文化领域,从而垄断一切权力、财富和真理,就使党内掌权者异化为官僚特权阶层,是根本上的腐败,构成了党和人民之间的主要矛盾。而转变党的领导方式的改革,是这一主要矛盾的解决,是权力异化的回归,是从根本是解决腐败问题。
  3、改革的深远意义:转变党的领导方式的改革,必然从政治领域扩大的经济和思想文化领域,随之把生产资料“官有制”改革为重建劳动者个人所有制的真正公有制,把践踏民主、自由、平等、人权和共同富裕的无产阶级专政(实际是个人或少数人的专政)改革为保障民主、自由、平等、人权和共同富裕实现的无产阶级专政(实际是无产阶级和广大人民的专政),从而把斯大林和毛泽东式的封建社会主义社会,改革为科学社会主义社会。
  为什么以转变党的领导方式为核心的改革是唯一正确和可行的改革?这是由我国的特殊国情决定的。民主、自由、平等、人权和共同富裕是普世价值,放之四海而皆准,但是就像马只能以白马、黑马、红马的不同形式存在一样,它必须以中国的特殊形式而存在,否则就不能在中国生存,或生搬硬套而不能产生好的效果。中国的特殊国情是什么?主要是我们通过武装夺取政权,推翻了地主资产阶级的政权,建立了人民政权;我们已经在主体上以生产资料公有制代替了私有制;我们以无产阶级专政代替了地主资产阶级的专政。这是最基本的国情。按照科学社会主义的道理和无产阶级的革命目标,这样革命的成功,本来民主、自由、平等、人权和共同富裕就应该起码是初步实现了。并且由于消灭了生产资料私有制和阶级剥削和压迫,民主、自由、平等、人权和共同富裕的实现应该比资本主义更彻底、更高级。但是在苏联和中国等社会主义国家却没有达到这样的美好目标。为什么?不是因为我们的革命搞错了,不是因为建立人民政权错了、建立公有制错了、建立无产阶级专政错了,而是由于武装夺取政权后,斯大林和毛泽东背离了马克思的科学社会主义原理,使党不经社会普选就成为政权核心,从而造成了人民政权、生产资料公有制和无产阶级专政的异化,使人民政权变成了官僚特权阶层的政权,使生产资料公有制变成了官有制,使保障普世价值落实的专政变成了践踏普世价值的专政。即革命走向了邪路。这是我国国情的另一面。
  弄清了我国这两个方面的国情,就应该知道我国改革应该怎样走了:它自然应该对症下药,从党不经社会普选就成为政权核心的病根改起,通过普选,转变党的领导方式,从而使革命的异化得到回归,人民政权、公有制、无产阶级专政都回归到名副其实,封建社会主义转变为科学社会主义,民主、自由、平等、人权和共同富裕达到比资本主义更高的目标。这绝对符合无产阶级和广大人民的利益和要求,是工农、知识分子和广大人民的心声。
  转变党的领导方式党的改革,党自然也能够接受的。因为党的宗旨是为人民服务。党内有大批的马克思主义者和具有焦裕禄精神的人物,必然趋之如鹜。真正的因享受政治、经济和文化特权而革命意志泯灭,甚至腐化堕落的党的干部不少,他们肯定会反对这样的改革,千方百计地阻挠,甚至可等会要利用国家暴力镇压改革。但是,他们其实是很脆弱的。因为他们的政治、经济和文化特权是与马克思主义相违背的,与党心和人心相违背的,甚至是与宪法和法律相违背的,就像他们的贪污盗窃、行贿受贿、包养二奶一样,一旦人民觉醒,一旦暴露,就会顷刻瓦解,并沦为阶下囚。相反,我们转变党的领导方式的改革是大得人心、党心的,一旦得到广泛宣传,就会化为翻天覆地的力量。党一定会顺应历史潮流,通过这样的改革,推动共产主义事业从挫折中得到继续发展。
  但是“毛派”闭上一只眼睛,看不到党不经社会普选就成为政权核心的极大弊害,看不到转变党的领导方式的必要,对斯大林和毛泽东式社会主义体制之背离马克思主义拒绝承认,坚持旧体制,反对改革。宪法应该是人民意志的体现,宪政就是民主政治。他们把宪政说成都“姓资”,反对宪政,就是反对人民当家作主,坚持官僚特权阶层的特权统治,是阻挡历史潮流的向前,因此不可取。
  “自由派”闭上另一只眼睛,看不到中国武装夺取政权的革命迄今为止所取得的伟大成就,看不到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看不到党心民心所向,他们想利用改革的时机否定这段革命历史,实行变天,照搬西方资产阶级的民主、自由、人权和私有化,在中国实现资本主义复辟。资产阶级的宪政比起封建专政来,是个巨大的进步,民主、自由和人权的旗帜确实有普适价值。但是由于资产阶级生产资料私有制所必然产生的阶级剥削和压迫,资本主义使民主、自由和人权必然大打折扣。美国华尔街运动所暴露的矛盾,美欧在中东推行的世界霸权,已经充分证明了这一点。中国已经走上了社会主义的道路,应该争取比资本主义更彻底、更高级的民主、自由和人权,实行比资本主义宪政更高级的社会主义宪政。要求搞西方的宪政,是对中国革命的否定,是在中国走倒退道路,是脱离广大人民的主张,也是不可取的。
                          寻花问路
                          2013-6-24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