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报:一系列重大政治谜团的谜底揭开了
2016-06-05 08:28:07
  • 0
  • 17
  • 20

喜报:一系列重大政治谜团的谜底揭开了

——答对《打破“左”、右两种极端倾向,走向科学社会主义》一文及有关答帖的批评之十五

 

作者:bwrktjs 时间:2016-06-01 18:49:14

  你这(指寻花问路的《打破“左”、右两种极端强项倾向,走向科学社会主义》一文及截至2016-06-01 12:22:59 的答帖)是要超越孟德斯鸠、马克思、列宁。。的节奏啊!把方案写详细一点,相信“左”右都面对你这样的大才,都无言可对,只有承认马克思主义是真理了。)

———————————————————————————

 

谢谢,bwrktjs先生!根据您的提示,我今天发表的文章如下:

 

喜报:一系列重大政治谜团的谜底揭开了

 

自十月革命开始的世界社会主义运动以其雷霆万钧之力磅礴于全世界以来,时近百年,经历了壮丽美妙的青春,也经历了一系列重大歧途、颠覆和挫折的考验,如今形成了一系列摆在我们面前的重大政治谜团:苏、东为什么崩溃?中国为什么会发生反右、公社化、文革这样的浩劫?社会主义的官场为什么腐败丛生、愈演愈烈?斯大林、毛泽东这样的举国崇拜的无产阶级革命家为什么变成了大独裁者?社会主义运动能否和怎样寻找回自己的青春?在这重重迷雾中,人民的美好前景在哪里?国家的道路应该怎样走?

显然,任何人不能否定,深刻而准确地揭开这一系列重大政治谜团的谜底,并找出解决问题的途径,对于社会主义事业的前途,从而对共产党的生命,对人民的幸福,对祖国的命运,对世界的光明,都有不可估量的重大意义。然而课题重大复杂,众说纷纭,争论尖锐。为探讨和回答这个问题,我进行了多年的广泛搜集资料和研究,在网上和众多网友进行了反复交流、磋商和争论,回答了各种责难、攻击和批驳,终于坚持、深化并丰富了一些自己的独特见解,写了数百篇文章,并选择、编辑为五十多万字的《中国往哪里走——揭开当代一系列重大政治谜团的谜底》一书。对这些见解,我自知是管窥蠡测,但又自信发表出来,对党和人民是有重要参考价值的。今天此文是全书的概括。

 

一、一系列重大政治谜团的谜底

真理在被揭示之前深奥复杂、神秘莫测,一旦被揭示出来,却往往朴素而简明。上述一些列从苏联到中国、到世界社会主义阵营的重大政治谜团,我认为,其谜底就是一个:斯大林、毛泽东所建立的社会主义体制,严重背离了马克思的科学社会主义原则。

马克思科学社会主义的首要原则是人民当家作主。而国家人民当家作主的主要标志,就是政权的各级领导者必须由社会普选产生,并由选民可以随时撤换和罢免。这就是说,人民政权必须经人民授权,接受人民彻底监督,政权是社会公仆,人民才是社会主人。但是,在无产阶级武装夺取政权之后,在建立社会主义社会的时候,斯大林和毛泽东却背离了马克思的上述原则,向“打天下者坐天下”的封建皇权思想投降,使共产党不经社会普选就成为政权核心,不经人民授权就“领导一切”,就对人大、政府和军队发号施令,从而使党内少数人享受了掌握和传承国家权力的政治特权。

马克思科学社会主义第二个原则是建立生产资料公有制,即消灭雇佣劳动制度,使劳动者彻底摆脱受剥削和压迫的命运。资本主义社会也实现了社会普选,这是它比封建社会专制政治的巨大进步。但是生产资料资本家所有制,造成了阶级剥削和压迫,形成了资本家与被雇佣者之间的不平等,形成了贫富悬殊和金钱的特权,从而使资本主义社会所谓民主、自由、平等和人权的普适价值带有很大的虚伪性。生产资料公有制是要使劳动者成为生产资料的主人,从雇佣奴隶制下解放出来。所以马克思主义提出的生产资料公有制,是“重建劳动者的个人所有制”的,即所有劳动者平等占有股份的公有制。但斯大林、毛泽东式的生产资料公有制,法律上没有承认“重建劳动者的个人所有制”的性质,劳动者既不能普选和随时撤换、罢免企业、公社和国家的领导者,也不能得到产权利息分红,更对经济管理和分配缺乏必要的知情权和言论权,从而把公有制变成了“官有制”,即官僚特权阶层所有制。这使劳动者不能摆脱雇佣劳动地位,依然是雇佣奴隶、农奴。

马克思科学社会主义的第三个原则是使无产阶级专政成为从资本主义过渡到社会主义的杠杆。无产阶级专政的实质,是社会最大多数人的民主、自由、平等和人权,保障人民当家作主,保障把资产阶级生产资料私有制转变为公有制,并对资产阶级少数人复辟资本主义的行为实行专政。但是,斯大林和毛泽东式的社会主义体制,由于实行“党不经社会普选就成为政权核心”,形成了一些人的政治特权;又由于把生产资料公有制篡改为“官有制”,进一步形成了这些人的经济特权;这些人为了维护这些政治和经济特权,就必然地违背宪法,实行报禁、党禁,限制公民的言论、出版、结社、游行和示威等自由,实际把社会绝大多数人享受的无产阶级专政变成了官僚特权阶层少数人的专政,使这个专政不再维护真正的人民当家作主,生产资料公有制,以及绝大多数人的民主、自由、平等和人权,不再是从资本主义过渡到社会主义的杠杆,而成了维护官僚特权阶层少数人利益的工具。

以上三个方面对马克思科学社会主义原则的篡改和背离,就必然地造成了少数当权者的政治、经济和社会文化特权,从而使一个官僚特权阶层出现了,它垄断了一切权力、财富和真理。而以工、农、知识分子为主体的广大人民则失去了社会主人的地位,被剥削和奴役,贫困无权,沦为社会底层。这就形成了了一系列社会弊病和矛盾:

一是党内各级掌权者如上所述成为了官僚特权阶层,垄断了一切权力、财富和真理,成了国家主人,严重脱离了人民群众,实质上不再与无产阶级革命先锋队的光荣称号相吻合;

二是人民由于丧失了选举、撤换和罢免领导者的权力,丧失了生产资料所有权、言论出版自由,甚至丧失了对政权监督的权力,从而丧失了国家主人的地位,沦为社会底层;

三是官僚特权阶层由于失去人民监督,权力不受限制,绝对的权力绝对的腐败,陷入腐败的陷阱,愈演愈烈;

四是官僚特权阶层与人民的矛盾日益尖锐化:官僚特权者利用权力狂热地聚敛、转移和挥霍人民的财富,镇压人民反抗,反对改变现状的政治和经济改革。以工农和知识分子为主体的人民要改革,新生的资产阶级要求更大的发展自由和权力,人民要求通过改革得到民主、自由、平等、人权。这样上下矛盾日趋激烈。1957年的整风,恰恰是人民对党垄断一切权力的不满,储安平提出的“党天下”就是集中代表。可惜,毛泽东没有从这个批评中受到启示,及早实现人民当家作主,而是发动了反右斗争,造成了遍及全国的特大冤案。人民公社化实行“政社合一”,是剥夺劳动者生产资料,实现“官有制”的关键一步,正是因为“一切权力属于党”,广大农民才只能屈从,而仅仅以消极生产,虚喊“高指标”来表达自己的情绪,不可避免地造成了空前的大饥饿。邓小平在八九六四对民众的武装镇压,证明官僚垄断阶层和人民的矛盾达到了白热化程度……

五是随着国内外社会矛盾的演进,官僚特权阶层内部矛盾日益尖锐化。坚持无产阶级革命传统、党的宗旨和马克思主义者要求改革,腐败变质者要维护既得利益并攫取更大权力和财富,投机者要利用政变摇身变为资本主义官僚或垄断资本家……他们之间展开争夺权力的激烈斗争。苏联崩溃前,赫鲁晓夫、戈尔巴乔夫等人要求改革,但没有找到正确方向;勃列日涅夫等人反对改革;叶利钦等人要借改革之名复辟资本主义;挑起“8·19”事件的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想阻止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复辟资本主义,但因其本身维护斯大林旧体制的保守性,而得不到广大党员和人民支持,流产失败。文革中毛泽东与刘少奇和邓小平的矛盾、文革后邓小平与胡耀邦、赵紫阳的矛盾,同样是涉及对斯、毛式政治、经济和文化体制要不要改革、怎样改革的路线和权力之争……

 

二、谜底揭开以后的启示

俗话说:一把钥匙开一把锁。又说:对症下药。既然谜底——病根找到了,讳疾忌医是不行的。倒洗澡水,连孩子一起泼掉也是不行的。只能是拿出诚意、决心和魄力来,对症治疗。否则,延误治疗,或下错了药,后果不堪设想。

共产党的指导思想是马克思主义,归根结底,共产党是马克思主义的党,是带领无产阶级和广大人民求解放的党,是走社会主义道路和实现共产主义大目标的党。共产党不等于斯大林、毛泽东、邓小平,不等于任何个人。任何党的领袖按马克思主义办了,符合无产阶级和广大人民的利益了,他就代表了党,代表了人民;反之,任何领袖背离了马克思主义,违反了无产阶级和广大人民的利益,他就不能代表党,不能代表人民。现在斯大林和毛泽东领错了路,我们不能以他们的错误来否定党,否定马克思主义,否定社会主义事业。相反,我们应当站在捍卫马克思主义、捍卫社会主义、捍卫党的立场上,对斯大林、毛泽东的严重错误进行彻底批判,恰如其分地进行纠正,从而使党回到马克思科学社主义的基本原则上来。

怎么个恰如其分地进行纠正?具体地讲,就要开普选,放人大,抓政府,改革官有制,实行宪政。

(1)开普选,就是在我国开始实行各级政权的社会普选制度。

显然,这是解决“党不经社会普选就成为政权核心”问题的关键一步棋。普选是在打破封建专制制度以来,全世界资本主义社会开始施行的一种民主制度,是一种人民当家作主形式,是一种社会的进步。马克思主义是资本主义文明的继承、扬弃和发展,社会主义是资本主义民主的“极其完全、极其彻底化”,因此,建设社会主义政权,必须实行普选。只有通过社会普选建立政权,才是社会主义制度,否则社会主义就蜕变成旧社会了。

鉴于斯大林和毛泽东式社会主义体制的弊病,实行普选,首先共产党必须放弃“党领导一切”的特权,下到民间,和所有其他民主党派、社会团体、社会组织平等地参加人大竞选,并通过经普选进入人大和政府的党员参与国家的各级领导。普选必须真正体现民意,让社会各阶层、各行业、各地区、各民族具有平等的权利,按人数比例选出自己的代表。选出的代表必须对选民负责,听取选民意见,向选民汇报自己履行职责的情况,可以由选民随时撤换和罢免。

(2)放人大,就是党放弃对人大发号施令,让人大真正成为国家最高权力机关。

搞社会主义必须人民当家作主,而体现人民当家作主的政权机关就是人民代表大会。人大要真正体现人民当家作主,就不能成为任何党派和个人的御用工具、橡皮图章,而必须做到:一是由社会各阶层人民从自己的真实意思出发选举出自己的代表组成,各民主党派和社会组织都有权利平等地参加竞选;二是人大有权决定一切关涉人民利益的国家大事;三是必须摆正人大和政府的关系。

人大是各级国家最高权力机关,决定一切国家大事。政府向人大提出治国草案,人大在审查政府草案的基础上做出决定,政府是执行人大决定的行政机关。人大代表人民对各级政府实行彻底的监督,有权依照宪法否定和修改政府的决定,撤换、罢免政府的领导成员。

(3)抓政府,就是坚持共产党的思想政治领导,以宪法规定政府80%的领导职务普选共产党员担任。

转变党的领导方式,是党回应人民呼声,自觉地解决党和人民之间在国家权力归属上的矛盾,即按照人民政权、人民国家、一切权力属于人民的概念和原则,党把应该属于人民的权力交还给人民,即把党垄断一切权力、财富和真理的领导方式,转变为党对国家实行思想政治领导。党实行思想政治领导的方法,除了党必须坚持、发展和宣传马克思主义之外,主要是培养教育党员,向各级政权的普选推荐党员,并通过经普选进入人大和政府的党员参与国家领导,通过政府向人大提出治国草案,通过政府实施人大决定,对国家实行行政管理。

为什么必须以宪法规定政府百分之八十的领导职务普选共产党员担任?因为我国新民主主义革命成功的历史证明,只有社会主义能够救中国,而社会主义必须以马克主义指导,共产党是唯一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政党;社会主义必须坚持无产阶级专政,共产党是唯一能够引领人民坚持无产阶级专政的政党。所以,我们在坚持人民当家作主的同时,也要坚持党的思想政治领导,而保障党抓政府是坚持党的思想政治领导的必要方式。有人说,共产党的领导地位“不应当依靠宪法强行合法化”,这种说法不对。共产党的领导是共产党领导人民武装夺取政权的结果,这一革命历史不容否定,现在党转变领导方式只是为了调整党和人民之间的关系,保障人民当家作主,而不存在党的领导“强行合法化”的问题。有人说,宪法规定80%的政府领导职务普选共产党员担任,不符合“平等竞选”的普适价值原则。这种说法也不对。普适价值的落实离不开中国历史和现实的实际,这棵大树必须根植在社会主义、无产阶级专政的土壤里,才能有无产阶级和社会最大多数人的民主、自由、平等和人权,否则就会变成一面资本主义的旗帜。

在保障人大是最高权力机构的基础上,宪法规定80%的政府领导职务普选共产党员担任,是坚持党的思想政治领导,坚持无产阶级专政,保障中国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唯一正确选择。

(4)改革官有制,就是按照马克思关于生产资料公有制是“重建劳动者个人所有制”的论断,把公有制的生产资料股份所有化,使每个劳动者真正成为生产资料的主人。

生产资料官有制从一开始就是对劳动者个人生产资料所有权的剥夺,在官有制的企业和生产队里,劳动者的身份与雇佣劳动者无异,甚至是农奴,因此劳动积极性受到极大挫伤。另一方面,它构成了官僚特权阶层的经济基础。它是对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否定,造成极大的社会不公。

所以,改革生产资料官有制,使每个劳动者都具有普选、撤换和罢免企业、农业社和各级国家领导的权力,取得凭产权利息股份分红的权利,以及对经济、财政管理的知情权、言论权,并在分配制度上把股份分红和通过市场经济、等价交换原则落实的按劳取酬结合起来。这是劳动者成为生产资料的主人所不可或缺的,也是党把人民的经济权力交还给人民的一个极其重要组成部分,是转变党的领导方式的一个极其重要的部分。

另外马克思讲,在社会物质财富尚未极大丰富的条件下,整个社会主义历史时期都必须实行按劳取酬,而按劳取酬执行的是等价交换原则。实践证明,等价交换原则只能在市场经济基础上进行,靠行政分配必然造成大锅饭和各种不公。所以整个社会主义历史时期都必须实行市场经济,从而保障按劳取酬制度的落实。

(5)如何落实上述开普选、放人大、抓政府、改革官有制等各项改革措施?这就必须修改宪法,实行宪政。

宪法是国家的根本大法,必须由人民代表大会通过,必须反映人民的利益和意志。宪政,就是按照宪法所表达的人民的利益和意志来规范国家政权的行为,保障人民的各项自由权利,因此它是民主、自由、平等和人权的最高保障。共产党作为马克思主义的革命党,本来制定宪法就是为了实行宪政。但是由于斯大林和毛泽东的过错,社会主义的宪法在规定“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人大(苏维埃)是国家最高权力机关”的同时,又实际规定了“党领导一切”,从而使党不经普选就成为政权核心,凌驾于人民之上,颠倒了社会主人和公仆的位置。这就造成了社会主义国家宪法不能落实,徒有宪法而无宪政的局面。

落实上述转变党的领导方式的四条,实际上是对我国宪法关于“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人大是最高权力机关”原则的落实和充实,同时也是对我国宪法实际存在的“党领导一切”原则的纠正。所以,要落实上述四项改革,就必须修改宪法;而宪法据此精神修改以后,所有与人民当家作主原则相矛盾的条款被删除,而保障人民当家作主的条款得到补充,宪法才能真正落实为宪政。所以,回归马克思的科学社会主义原则,必须修改宪法,实行宪政。

 

三、中国前途的唯一正确选择

当前对于我国的政治改革主要有三种主张,一是反对宪政,主张维护斯大林和毛泽东式的社会主义体制;二是主张实行西方式的宪政,多党制、私有化;三是主张转变党的领导方式,恢复科学社会主义原则,实行社会主义的宪政。我认为,唯有上述第三种主张,才是唯一正确地选择。其理由在于:

一是,只有高举马克思主义的旗帜,以转变党的领导方式为重点,恢复马克思科学社会主义原则的改革,才能避免中国重蹈苏、东的覆辙。为什么苏联和东欧的改革总是失败?就是因为没有找到这个正确改革方向,没有用马克思主义彻底批判斯大林对马克思主义的篡改和背离,没有确定科学社会主义目标,没有用马克思主义统一全党全国的思想,从而被反对改革的保守派,或是阴谋利用改革复辟资本主义的极端民主派,在改革中投机得逞。赫鲁晓夫以批判斯大林开始了他的改革,但是方向不明,被勃列日涅夫等保守派赶下了台。戈尔巴乔夫要打破斯大林模式,同样没有找到这个马克思主义的正确方向,反而向主张多党制、私有化的叶利钦复辟资本主义派投降,结果葬送了苏、东的共产党和社会主义。

二是,只有高举马克思主义旗帜,以转变党的领导方式为重点,恢复科学社会主义原则的改革,才能使中国免遭利比亚式动乱。官僚特权阶层中的既得利益者反对进行这样的改革,坚持斯大林和毛泽东式的权力集中在个人或少数人手里的专制制度,否定人民当家作主,其结果必然是腐败愈演愈烈,导致国内矛盾越来越尖锐,给国内外资产阶级以可乘之机,紧锣密鼓地大肆抨击党和政府,大肆毁谤和污蔑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一味地崇拜、美化和鼓吹西方资本主义制度,从而必将带来利比亚式的内战和帝国主义的干预。

三是,只有高举马克思主义的旗帜,以转变党领导方式为重点,恢复科学社会主义原则的改革,才能使中国和世界社会主义事业再度走向繁荣昌盛。马克思主义是社会主义的灵魂,科学社会主义的原则是社会主义的本质,斯、毛式社会主义体制背离了科学社会主义的原则,就是使社会主义事业走向了邪路,失败不可避免。人们不难理解的公理当然是:要使社会主义事业重新辉煌,只能是纠正“背离”,恢复科学社会主义的原则,重新回到马克思主义的轨道!马克思主义的旗帜必将在全世界重新高高飘扬!

         寻花问路   2013-8-3、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