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罗米修斯之歌
2016-06-09 18:28:23
  • 0
  • 0
  • 0

普罗米修斯之歌

——文以载道,诗以言志——至达之言也。余有大悟,时人或未闻,或闻而未之许也。乃抛心啼血作此歌,欲以虎啸龙吟,振聋发聩焉。

 

 

碧绿茁壮的高粱

忘不了焦渴欲枯时

    慷慨浇灌它的春雨,

        开着金色花朵的蒲公英

            忘不了漂泊无依时

                给它生机的肥沃土地,

渴望自由幸福的人们啊,

忘不了在漫漫寒夜里

    把光明之火带给我们的

        你——

            普罗米修斯!

        你长发、大胡子,

            高大勇敢,

        像一头

            一吼震彻宇宙的

                雄狮!

        为使普天下劳动者

跳出黑格咙咚的

    万丈深井,

        为使天下劳动者

生活在

    阳光、鲜花、幸福里,

        你悍然去盗

            光明之火,

        闯进恶魔之王——

            宙斯的禁地。

        你经历了千难万险的

            生死考验,

        你经历了大雾中迷途的

            可怕劫难,

        你经历了引火自焚,

            在烈火中涅槃。

        终于把光明之火

            带给了我们,

        使我们得以万众一心

            起来改变人间!

        你是人类历史几千年

            最伟大的

英雄啊,

        我要为你

唱一支赞歌,

                响彻云天!

 

 

            (一)

 

        光明之火

            从哪里来?

        不是上帝

恩赐来,

        也不是谁人

            心造来,

        是人类历史把它

            孕育出来。

        石器青铜器

            铁器机器

                和电器,

        与大自然

            摩擦出火花,

        陈涉、吴广的大刀、

            斯巴达克的长矛、

                巴黎公社的枪弹,

        击中魔鬼的宫殿

            迸溅出火花,

        赫拉克利特、

            老子、

                黑格尔的智慧

        汲取人间万象

            之精华

                撞击出火花……

        火花啊火花

            闪烁在五洲四海,

        火花啊火花

            闪烁在人类历史几千年,

        直到马克思、恩格斯

            用巨手把它们

                采集起来,

        装进天才的炉子

            提纯,融合、冶炼,

        使得雷声阵阵,

            石破天惊,

        电光闪闪,

                朝霞满天,

        升华出光明之火,

            像一轮红日

        喷薄升起在

            广阔地平线!

        火焰千万丈,

            千万丈!

        光明照彻寰宇,

            照彻寰宇!

        把黑暗吓得

            钻进鼠洞

                肝胆碎裂,

        却瞪着一双

仇恨的眼

    咬牙切齿。

        它照亮了

            人类历史

                发展的道路,

        也照亮了

            贫与富、压迫与被压迫

                分化的秘密,

        它照亮了

            旧世界掘墓人——

                无产阶级的使命,

        也照亮了

            人类无限美好的未来——

                共产主义!

          

          

        然而黑暗不会

            甘心让位给光明,

        榨取血汗者不会

            甘心放弃榨床。

        宙斯恶魔——

            全世界嗜血动物

                之王,

        雷霆震怒,

            嗷嗷乱吼,

                兽性致狂,

        他恶毒诅咒

            光明之火,

       “是空想、

            是骗局、

                乱世丧邦!”

        他用军警、

            刺刀和

                大炮,

        把光明之火

            禁锢进了

                十八层地狱!

        他说资本主义自由美妙,

            是人类最高阶段、

                永恒的秩序,

        他说共产主义是罪恶,

            必须扼杀

                在摇篮里!

        他掩盖资产者

            剥削、发财和掌权

                的秘密,

        他要让雇佣劳动者做牛羊,

            永远任人宰割

                在屠场里!

        他放纵

贫富悬殊和不平等

这些魔鬼,

        好让富人饮酒作乐

            却骑着

穷人的脖子,

        他不能容忍

            劳动者共同占有

                工厂和土地,

        哪管穷人

            屈辱拮据

                泪流心里!

        ——这世道对劳动者

            不啻漫漫寒夜,

        有谁肯世世忍耐

            又挺得过去?

           

           

        于是物极必反,

            绝望的大地母亲

                生出希望的儿子——

        普罗米修斯你啊,

            高举倚天宝剑

                顶天立地。

        你劈开了

宙斯的监狱铁栅,

        你捣毁了

藏火的地狱之门,

你盗取光明之火

带到人间

    交给了人民!

        人民眼睛亮了,

            人民醒来了,

                人民血液沸腾了,

        人民聚集在

            光明之火的旗帜下

                起来反抗了,

        用黑面包干

            加阿芙乐尔大炮,

        用小米

            加步枪,

        猛攻!

拼着

               鲜血和头颅,

猛攻!

            为把旧世界

                彻底埋葬!

        克里姆林宫的红星

            升起了,

        天安门前的红旗

            飘扬了,

        五洲四海

            到处都有

奴隶的暴动,

        大半个地球

            城头插上了

                镰刀斧头大旗红!

        旧世界的丧钟

            敲响了!

        新世界的婴儿

            发出了啼声!

        翘足遥望

            美妙的共产主义啊,

        亿万劳动者

            欢声雷动……

 

 

            (二)

       

然而新生事物

            总是难免挫折,

        社会主义航船

            也会遭遇翻沉。

        普罗米修斯

            为人间盗来了

                光明之火,

        但对火的奥秘

            仍有未参透的

                “又一村”。

        马克思主义

            是劳动者求解放的

                指南针,

        又是个科学体系,

            客观严谨,

                博大精深。

        它揭示的历史规律

            如绳墨规矩

                不容丝毫扭曲,

        它脚踏的阶级路线

            遵循者由于人的弱点

                容易迷失。

        普罗米修斯

            是伟大的英雄,但

                是人不是神。

        人性的种种弱点

            同样深嵌在

                他的身心。

        俄、中两位白发老人

            老态龙钟,

        在他的耳边

            时刻吹风:

        “皇帝

              打天下坐天下,

        是万世不变的

             神圣传统!”

        于是光明之火

            被误读、篡改了,

        革命之船

            驶进了迷途之中。

        胜利的普罗米修斯啊,

            开始像皇帝一样

        走进龙庭,

            坐上龙椅。

        打的依旧是

            无产阶级革命

                旗号,

        屁股却悄悄打上了

            沙皇和秦皇汉武的

                印记。

        他任命同党

            纷纷穿上

                锦绣官衣,

        却剥夺了人民

            通过普选投票

                做国家主人的权力;

        他任命官吏

            全权管理

                土地工厂,

        却把劳动者

再次变成

                雇佣奴隶;

        他控制媒体,

            焚书坑儒,

舆论一律,

        却把人民的

自由批评和监督

                锁进笼子!

        权力、财富和真理——

            这三驾马车啊,

        普罗米修斯扬鞭

            独自驾驭!

        人民当家作主

            变成了海市蜃楼,

        一个官僚特权阶层

            悄然崛起。

        无数的革命者

            惨遭

                枪决,

        挂满胸前的勋章

            浸泡在

                血泊里。

        无数的劳动农民

            被剥夺了

                粮食和房屋,

        被迫离乡

倒在北极和西伯利亚的

                风雪严寒里。

        于是奥斯特洛夫斯基——

            一个最忠诚的老党员

                临终述说悲伤:

        “我们所建成的(社会),

            与我们为之奋斗的

                完全两样。”

        于是向往未来的

            青年人

发出呐喊:

        “民主、自由和人权

              我们为什么连资本主义

也比不上?”

        戈尔巴乔夫

            把方向错误

                归罪于光明之火,

        盲目改革

            却成了

                迷路羔羊。

        叶利钦是

            宙斯埋伏的

                第五纵队,

        利用人民的不满

            对普罗米修斯

                呵斥猖狂。

        他宣布禁令,

            把普罗米修斯

                锁在山岩,

        他启动私有化,

            像鹰鹫啄食

                普罗米修斯的肝脏。

        秃头顶、翘翘胡子的

            列宁塑像

                被推倒了

        克里姆林的红星

            陨落了。

        遍地饿殍

是公社化的果实,

        焚书坑儒

            文革达到极致。

        天安门前的红旗

            蒙在了雾里,

        强大的社会主义阵营

            红旗纷纷落地……

        天朦胧了,

            地迷茫了,

        世界东方的人民

            陷于五里雾中!

        处处的教堂里

            传出混沌的

歌声,

        那是迷途的党员和公民

            在面向基督

                忏悔求情;

        千万个寺庙里

            香火鼎盛

               青烟缭绕,

        那是迷途的党员和公民

            在面向释祖

                跪拜诵经。

        宙斯立在云端

           看着这世界

               在狂笑啊,

        认为天下

           将永远由他

来统治!

英雄的

普罗米修斯啊,

               你听到了吗?

       宙斯的

得意忘形,

        还有人民的

    哭泣!

         

       

             (三) 

      

        铁链锁住了

            普罗米修斯的

手脚,

        却锁不住

            普罗米修斯

                怒火满胸;

        鹰鹫啄食了

他的肝脏,

        肝脏像涌泉

            又重新长成。

        在漫长的黑夜里

            他苦读着

                光明之火,

        终于爬越

            山重水复,又见到了

                柳暗花明!

        滚开吧!

            什么皇帝打天下

                坐天下,

        那是已经过时的

            老皇历啦!

        无产阶级是旧社会的

掘墓人,

        人民就是社会主义的

            主人!

        打天下

            为的是

人民,

        坐天下的

            自然也只能是

人民。

        政权普选,

            生产资料公有制里

                重建个人所有制,

        再加上民主自由和人权

            达到“极其完全、

                极其彻底”……

        ——这就是人民当家作主

            的保障,

        也是科学社会主义的

            体制!

        真正的社会主义

            是一颗透明的

                红色宝石,

        容不得官僚特权阶层

            这个黑色的

                瑕疵!

        它是劳动者

            平等的

                乐园,

        而不是特权者

             吃人的

                 宴席!

        它是资本主义母胎

            诞生的

                新世界婴儿,

        而不是封建主义阴魂

            借革命政权

                附体……

        普罗米修斯

            恍然惊醒

                痛苦忏悔了,

        大彻大悟

            再次挺胸

               顶天立地!

        他毅然用光明之火

          点燃了自己的心脏,

        熊熊之火

            在他身上燃起!

        烈焰冲天

            光照寰宇,

        万匹绸缎般的红霞

            在天空挂起!

        光明之火,

更猛烈地燃烧吧!

        更猛烈地燃烧吧,

            光明之火!

        普罗米修斯要在烈火中

            得到永生:

        “今后我就是火,

            火就是我;

        火就是我的一切,

            我的一切就是火!”

        烈火穿透了乌云,

            烈火驱逐了黑暗,

        烈火照亮了未来,

            烈火把人民重新唤起!

        广大体脑劳动者

            再次举起火把

                汇成了

        火的河流

            火的大海

                火的风暴。

        凶恶的鹰鹫

            逃离普罗米修斯的

                胸前,

        慌乱之间

            折断了翅膀;

        山岩上的锁链

            被挣断了,

        可耻地落在

            普罗米修斯的脚旁。

        普罗米修斯

            自由了,

        抖抖手,

            顿顿脚,

                得到了彻底解放!

        魔鬼宙斯吓坏了,

            在王座上颤抖筛糠

                软瘫成泥,

        官僚特权迷恋者们吓坏了,

            向人民交出权力

                拜倒在地,

        资本榨床迷恋者们吓坏了,

            磕头捣蒜

                连称不敢再复辟!

        南湖的船啊

            驶进了新的里程,

        克里姆林宫的红星啊

            升得更高更高!

        亿万双厚茧的手

           齐心劳作,

        亿万支智慧的笔

            自由创造。

        用资本主义

            社会化的生产力

                做基础,

        用资本主义的

            普世价值文明

                做钢梁,

        按照科学社会主义的

            蓝图,

        建造人类理想的

            天堂!

        一切资本主义的

            血汗榨床,

        都要放进

            历史的博物馆,

        连同一切

            封建专制的

                制度和观念!

        人民用一张张选票

            选举撤换和罢免

                自己的公仆,

        从而成为

            各级政权的

                真正主人;

        人民在公有制里

            领取产权利息,

        从而成为生产资料的

            真正主人;

        人民废除焚书坑儒,

            实行百花齐放、百家争鸣,

        从而成为思想和创造的

            真正主人!

        啊啊,人民的

积极性和智慧

    像喷泉喷发了,

        财富涌流

            文化花开

                繁荣空前!

        啊啊,官僚特权者

            资本吸血者

                潜踪了,

        不平等不公正的癌症

            化为灰烬,走进

                历史博物馆!

从黄河到多瑙河,

            从北冰洋到印度洋,

                从亚欧到美非,

        光明之火像太阳

            普照每一寸

山川平原。

        罪恶的黑暗

折戟沉沙,

                抱头鼠窜,

        幸福的花朵

开遍大地,

                香满人间!

这是一个怎样的

            美好景象?

        这是一个怎样的

            崭新人间?

        这是马克思的

            科学社会主义

                第一次建成——

        这是人类真正的未来

            代替了

                曾经的虚幻!

        十月革命和南湖之船

开辟的革命事业

                重回正确轨道,

        共产主义理想

再次走进

                每个人的心坎!

           

            

            尾声

 

        普罗米修斯站在珠穆朗玛——

            世界之巅,

        胸前飞腾着

            光明之火的烈焰。

        他高大魁梧

           像一轮朝阳

               照在每个人的心中,

        他经历了凤凰涅槃

            在烈火中

                得到永生。

        他的心与人民

            连在一起,

        他的血管与人民

            彼此贯通。

        光明之火永远是

            他的灵魂,

        他永远是社会主义的

            旗帜和象征。

        他永远照亮

            人民前进的

                道路,

        人民当家作主

            永远踩着

                他的脚踪!

                   

 

寻花问路

                 2016年3月2日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